文苑撷英

于利华散文——《夏凉若水》

编辑:于利华     时间: 2018-07-23     点击:20454次    分享到:
 

夏凉若水

    炎炎夏日,感受的是火热,心底却是醉人的凉爽。

    那年暑假,接到儿子期盼已久的小升初录取通知书,我就想给儿子一次纯粹的玩水之旅,纪念一去不返的童年。此前,为了选择一所好的初中,家长孩子及早备考,没完没了的补课,应接不暇的考试,焦心无助的守候,如隔三秋的等待,让人内焦外热。现在,大家需要水的滋润。

    我和两位朋友带着孩子,一行六人踏上了令人神往的亲水之旅。孩子们坐车、等机,好奇地这瞧瞧,那瞅瞅,时而高谈阔论,时而低头私语,时而笑声连连,时而东张西望,从不感无聊。初遇水,肆意欢快的尖叫,直勾勾显露了他们喜水恋水的真性情。在宽阔而美丽的沙滩上翻滚、嬉戏、奔跑,在碧绿翡翠的海里忘情又兴奋的浮潜。咕咚咕咚上船喝几口水,又陶醉地赖在海里。晚上仍不喊累,嬉戏在酒店大大小小的露天的泳池。在岛上行驶时,大家曾突遇狂风暴雨,船儿无蓬,人人淋得落汤鸡似的。大人们缩在一起互相取暖,随着船一高一低的颠簸,心也一惊一跳的。他们穿着泳衣、冻得嘴唇发紫,却一声高一声的大喊、狂叫。雨水肆虐的落到他们脸上、身上,依然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呐喊: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。

    在风景如画的另一个岛上,他们仨坐在一条当地老伯手划的小船上。四下美景无暇顾及,脚丫子伸进水里,在伙伴不防备的当儿突然扬起,淋得对方一脸一身水。幸亏老伯及时的规劝,方才收敛了不少。在另一座岛上,他们兴奋的玩着一个又一个刺激的水上项目,远远地在沙滩上,大家都能听到他们忽高忽低的喊声和悦耳的欢笑。第一次玩热气球的他们,掩饰不住害怕、兴奋、激动,直到落地,仍语无伦次的诉说着豪情的心情。

    旅游归来,大家全身晒伤、脱了好几层皮,但儿子却不止一次的给我说,妈,我觉得那次玩的很嗨。烈日和风浪里,儿子变得坚强了。

    其实,变化最大的,是他的成长。日常,除了节假日,我和儿子呆的不多,渐渐地我的爱越积越厚,儿子的生疏日益明显。相聚了,我兴高采烈地喊他一起去超市买他爱吃的。“不去,你看着买”。儿子会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。“一起去看影片吧”。“不去”。我眼含期许的问:“大家一起出去玩吧”?“还有谁”?他定睛的看着我说。“就咱俩”。“不去,没意思”。几十天的寒暑假里,也不计划来看我。我虽极力亲近,总在不经意间感受到距离。

    那次旅行,让大家母子亲密无间。私下,我将这次旅行叫通心之旅。

    妈,暑假计划好了,去你那待一段时间。妈,寒假时间短,去你那呆一周。好啊,我掩住激动平和的说。虽然我心知肚明,他是冲着玩伴去的,依然很开心,和他在一起,都好。妈,咱这大家里,你是第二个做饭好吃的。我笑着说,好吃就好。

    儿子快开学了,休了几天假陪他,没想休得第一天,我就病倒了。走到路上像踩在棉花上,左右摇晃,浑身无力,从未操过心的儿子手无足措的跟在后面,陪我去就近的诊所挂吊针。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的他,转了好几圈,才帮我买到一碗稀饭。笨拙的手拿起老式的电壶塞,突然,将其胡乱的仍在桌子上,噗噗地吹着被热气蒸疼的手指,稍后,两手才拿起电壶才帮我倒了杯水。躺在床上打点滴的我,虽然也是农村的,从小到大妈妈也没舍得让我干活,总说太瘦了,干不动,会晒晕的,长大些好好干。端起儿子刚倒的水,一边准备吃药,一边给儿子说,回家休息,这里没事。儿子眨了眨惺忪的眼说,不困,在这陪你。一股清泉流入心底,沁入心田,舒适至极。吃完药,嘴里苦苦的,心里甜甜的。

    妈,过马路要小心,他顺手拉起我的手。妈,你出门把包拿好。妈,今天篮球玩的很嗨……他除了关心我,开心的事也愿意和我一起分享。你瞧瞧,他说话我打个盹,我就有了绰号。妈,以后把你叫“于三觉”吧,你瞌睡真多。

    于三觉,给你。他急匆匆的进门走到我跟前。啥呀?我惊诧的问。你昨晚说你口腔溃疡,今早同学拿了一盒,买了他一片,赶紧贴上吧。我怔怔的看着满眼关切的他,忽然感到这个盛夏清凉如水,不再燥热。


   (于利华 运销集团)




上一篇:黄河散文——《我的高考》 下一篇:曹琨摄影作品——《我的“东南城角”情缘》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